无敌霸帝

无敌霸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40:12

最新章节: “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,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。”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,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。“那倒还真是巧。”梁烨附和着点头,不疑有他,索性在溪畔坐下。“这儿人迹罕至,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。”“嗯。”晏双飞淡淡地应着,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,在他身边站定。轻风拂来,吹散淡淡的燥热,让人顿感凉

093 皇位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晏双飞才晃过神来。她看向梁烨,不知何时,他已经瘫坐在了地上,双手撑地,眼睛迷离地望着房梁,似笑非笑。

“梁烨,我知道,你本性并不坏……”

“梁烨,如果你还把我当朋友,就不要让梁烜再蒙冤受罪了好吗?”

“梁烨,梁烜经过这件事,定是不能再坐上太子之位了,只求你不要取他性命,好吗?”

晏双飞收起心里的疑虑,却不忘为梁烜求情。梁烨却是丢了魂一般,默默地坐在地上,不置一词。

“梁烨……”晏双飞还想说话,却被梁烨冷冷地打断。

“我知道了,你走吧。”梁烨收起一脸的阴沉,第一次在晏双飞面前甩袖离开,头也不回地进了内室。

晏双飞怔了好久,这才回过神来,默默地往门外走去。

夜色无边,月亮却分外明亮。段祁沨伫立在华阳宫宫外,俨然如同一尊精工细作的雕像,却比雕像多了几分俊秀却又威严的气质。

“沨哥,谢谢你,我们回去吧。”晏双飞冲段祁沨一笑,拉住了他的胳膊。

段祁沨的目光登时定在了被晏双飞握紧的胳膊上,又错愕地看向晏双飞。晏双飞却不觉尴尬,只是浅浅一笑,顺势将他往前拉了几步。

“走啦,回家啦——”

段祁沨任由晏双飞拉着,怔怔地往前走去。晏双飞背对着段祁沨,走在前边,不时地哼着欢畅的曲调,眼泪却一直在流。

段祁沨的嘴角抿着笑意,目光深邃而悠远。他套着晏双飞的步子,跟在她的后边,不言不语,心里却是悲伤泛滥。

出了宫门,段祁沨又将晏双飞抱上马,然后也跃上马背,拥住她的身子,拉住缰绳,慢慢地往前行进。

“沨哥,能不能带我去个地方,我突然……不想回家了。”晏双飞抽了抽鼻子,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像哭过,却还是没能将鼻音消除。

段祁沨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,便调转了一个方向,朝着林间奔去。

深夜的树林一片幽深阴暗,偶尔传来虫鸣鸟叫,若不是段祁沨陪在身边,晏双飞定会害怕。

“沨哥,要怎么样,才能救他……”晏双飞坐定在树下,靠着树干,凝视着闪耀璀璨星光的夜空。

见段祁沨不说话,晏双飞忙忙解释道:“沨哥,我知道,这些事情不应该麻烦你的……我只是,我只是……”

“因为我不知道,所以……才没回答。”段祁沨打断晏双飞的话,轻轻地说道。

“哦。”晏双飞嘴里说着不想麻烦他,心里却是希望他帮忙的。听到段祁沨都说没有办法,她也沮丧了。

“刚刚你同梁烨谈得如何?”段祁沨主动问起,倒让晏双飞有点错愕。

“他说他知道了,让我先回去,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……”晏双飞有些犹豫地应着,又突然反问道:“沨哥,你也怀疑是梁烨嫁祸给太子的吗?”

“不可否认,他的嫌疑最大。”段祁沨言简意赅地直言道,却并不回答自己是否相信。

晏双飞蹙了蹙眉头,有些自嘲地笑了笑。“和他处了那么久,一直很欣赏他无拘无束的生活方式,也欣赏他淡泊名利的性格,如果那些都是伪装而成,我倒是真的不知道该信些什么了。”

“嫌疑大,不代表就是他。”段祁沨又是冷冷一言,却在晏双飞心里掀起惊涛骇浪。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很多事情,都不如你所看到的那么简单。”段祁沨轻声一笑,也不愿多说,侧过身去便不再言语。

晏双飞虽然疑惑,更多的却是纠结和烦心,也侧过身子,嚷道:“你们古代人就是麻烦,特别是只要和皇宫扯上了关系,就变得复杂可怕起来了。”

“什么叫‘你们古代人’?”段祁沨一惊,转过身去,质问道。

“就是……就是你们呗!”晏双飞自知说漏了嘴,忙忙敷衍着解释,又刻意转移话题。“你们这些人都好复杂,平日里和和气气,到头来还不是你争我斗的。皇位,真的有那么重要么?”

提到这一句,晏双飞也分明心虚了起来。曾几何时,她又何尝不是为了那个所谓“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”的身份而来到这个世界,然后稀里糊涂地追逐这个毫无根据可依的“天命”,错过身边的这名男子呢。

“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,皇位拥有如此大的权利,又怎会不吸引人。”段祁沨轻哼一声,徐徐道来。

晏双飞就着他的话,讶异地问道:“那你呢?”

“我?”段祁沨似乎不明白晏双飞的问题,皱着眉头看向她。

“嗯,你呢?”晏双飞眼里都是期盼,不知为何,她突然很想听到他的肯定回答。“你……想不想要那皇位?”

“自古以来,都是世袭皇位,臣子若也要去夺,便是大逆谋反。若是人人都觊觎那皇位,这天下岂不大乱。”段祁沨淡淡地说着,眉头渐渐舒展开来。晏双飞凝视着他的脸,却看不出丝毫不妥。

晏双飞闷闷地沉默了一晌,突发奇想,又问道:“那,梁烜和梁烨两个人,你更支持谁做太子啊?”

“谁做太子无所谓,只要登上皇位之后能造福百姓,这样便够了。”段祁沨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“沨哥真是个心怀天下、忧国忧民的好男人。”虽然有些“肉麻”,晏双飞还是不由得真心赞叹道。

段祁沨脸上一热,忙忙将脸又撇到一边。

他是怎么了?怎么突然想起同她说这些?

晏双飞笑了笑,也不再去吵他,只是低着头默默地沉思着。太子“通敌叛国”一案,无论是不是梁烨陷害所为,至少可以肯定一点,那便是“树大招风”。说到底,还是“皇位”二字在作祟。

这世间,因为有权势地位,便存在勾心斗角。有太多人攀龙附凤,机关算尽终是飞黄腾达。却也有太多人,为此落魄一生,甚至,无辜丧命。

“皇位……”晏双飞呢喃着,索性闭上了眼睛,任虫鸣声在耳畔经久不衰,渐渐地进入了梦乡。

段祁沨撇过头看了看她一眼,无奈地笑了笑,脱下外袍,轻轻地披在她的身上。茫茫夜色之中,伴着朦胧月光,大树旁两人一站一坐,相映成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