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敌霸帝

无敌霸帝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40:12

最新章节: “我只是在林间随意散心,不知不觉就走来了这里。”晏双飞平平静静地说着,表情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。“那倒还真是巧。”梁烨附和着点头,不疑有他,索性在溪畔坐下。“这儿人迹罕至,倒是个散心的好地方。”“嗯。”晏双飞淡淡地应着,小踱着步子向梁烨走近了几步,在他身边站定。轻风拂来,吹散淡淡的燥热,让人顿感凉

096 幕后

“正因为如此,我才要看看他们到底要玩什么花样。”梁烜轻笑一声,那些细节他并不是没有注意到,只是将计就计而已。

“可是,敌在暗,我在明,这个地方瞧着诡异复杂,万一……”晏双飞心急地提醒道。刚刚在牢房里她就劝他不要以身试险,可是他就是不听,现在也不知道被带到了什么地方,接下来又会面临什么。

“七七明知道危险,为何还要执意跟过来呢?”梁烜避重就轻,刻意转移话题,目光却是灼灼定格在晏双飞的脸上。

晏双飞撅了撅嘴,轻叹一声。“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冒险。”

“七七对烜的情谊,烜必定铭记在心。”梁烜握紧了晏双飞的手,满脸柔情。

晏双飞目光一僵,不知为何眼前突然浮现起段祁沨那张淡漠的脸,心跳竟然漏了几拍,手也下意识地从梁烜手中抽了出来。

梁烜一怔,正要开口询问,突然觉着一阵头晕,眼睛虚弱地眨了眨,便倒在了地上。晏双飞才要去拉他,自己却也感觉到一阵晕眩,身子晃了晃,也倒了下去。闭眼的时候,眼眶里似乎朦胧着一个熟悉的身影,却怎么也看不清楚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咳、咳。”梁烜轻咳一声,动了动身子,眼睛也慢慢睁开来。晏双飞瘫倒的身子逐渐浮现在他的眼前,他慌忙拉住她的手,轻声唤着她的名字,奈何她昏迷得很沉,丝毫没有反应。

“你的眼里,就只有她么。”一个娇媚的声音响起,梁烜错愕地撇过头,只见淑妃季芙正站在他身后,一脸笑靥如花地看着他。

“是你?”梁烜站起身来,正视着季芙。

季芙娇媚一笑,朗声道:“我就不信太子殿下没有怀疑过芙儿……”

“淑妃娘娘在晚辈面前自称‘芙儿’,不觉得羞愧么。”梁烜冷冷地扫了她一眼,索性在一边的竹椅上坐下。

“呵呵呵呵呵……”季芙一阵轻笑,踮着脚慢慢靠近梁烜,纤纤美指伸向梁烜的脸,眼看就要触到,却被梁烜躲开。

“太子殿下就这样害怕芙儿么。”季芙并不觉得尴尬,反而在梁烜身边坐下,挑眉问道。

梁烜冷下脸,道:“淑妃娘娘,还请自重。”

“自重?!”淑妃冷笑一声,“呵,那地上躺着的这位有夫之妇,又何曾‘自重’过?太子殿下不也是喜欢得不得了么。”

“请你不要侮辱七七。”梁烜冷眼回道。

“七七?”淑妃似笑非笑,玩弄起左手小拇指上边那长长的指甲。“叫得可真是亲热呢……不知道段将军听到后,又会是个什么反应。”

“……”梁烜板着一张脸,不再言语。

“不过,偷情的味道,一定要比光明正大的爽吧……这小妖精和芙儿比,不知道谁的床上功夫更胜一筹呢……”

“啪——”一个响亮的声音响起,梁烜站起身,猛地便甩了季芙一巴掌。季芙下意识地捂住脸,瞪大了眼睛看向梁烜,眼里是无尽的愤怒和嫉妒。

“你打我?你竟然为了那个小贱人打我?!”

“嘴巴放干净点,她不是什么‘小贱人’,别拿她同你比。”梁烜侧过身,语气冰冷到了极点。

季芙捂着疼痛的左脸,不甘心地瞪了地上昏迷的晏双飞一眼,也撇过脸去,刻意刺激道:“太子殿下,你现在是糊涂了么?为了一个女人,连江山都可以放弃了么。”

“我的事,不劳娘娘费心。”梁烜并不正面回答季芙的问题,冷冷地撂下一句话,接着又问道:“娘娘今夜将梁烜找来这里,为的又是何事?”

“没什么事,只是想你了,突然很想见你。”淑妃放下捂着脸蛋的手,慢慢地靠近梁烜,又伸出手臂从后面将梁烜的腰紧紧环住。“烜,你为何待我总是不冷不热呢,知不知道,这样很让芙儿伤心啊……”

“淑妃娘娘,请自重。”梁烜并没有躲开,只是冷冷地应道。

“哼,每次都是这句话呢。”季芙不甘心地又加大了力道,紧紧地缠着梁烜,手掌还不断延伸,在他的胸腹不断婆娑。“谁知道你心里,是不是真这样想的……”

梁烜咬了咬牙,猛地伸手将季芙的手从身上拉开,一个闪身,便逃出了季芙的怀抱。季芙重心不稳,趔趄着跌倒在地,狼狈不堪。

“梁烜你……”季芙气急,站起身来,指着梁烜便大骂道,话才说到一半,却又不知该如何继续。

“好,好,很好!”季芙冷笑着,手握成了一个拳头,目光阴冷无比。“既然你对我不仁,休怪我不义!”

“淑妃娘娘这是在威胁梁烜么?”梁烜轻哼一声,转过头去,一脸轻蔑地看着季芙。

季芙并不被他那神色所影响,倒是咧开嘴笑着,冷冷地讽刺道:“太子殿下,可不是芙儿想威胁你,只是你那亲弟弟亲自找到芙儿,说要同芙儿结盟,你说芙儿是答应呢,还是不答应呢……”

梁烜脸色一僵,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:“你,你是说……这一切,都是二皇弟做的?”

“可不是。”季芙“咯咯”地笑了几声,这才应道。“我还道他速度惊人呢,才同我结盟不久,便想出了这般计策,还瞒着我独自就把事儿给办了,确实是个可造之材呢。”

“呵,也少不了你在父皇面前煽风点火吧。”梁烜冷笑道。

“太子殿下谬赞,芙儿只是心领神会地稍稍帮了自己的盟友一把而已,也没出什么力,太子殿下应该去谢谢你的亲弟弟才是。”季芙一脸温柔的笑意,却藏着无尽的嘲讽和自得。

“呵呵,多谢淑妃娘娘提醒。”梁烜轻笑一声,不置可否。

季芙继续玩弄着那华丽的指甲套,似是漫不经心地道:“芙儿对太子殿下甚是倾心,还想着要帮殿下一把……只可惜,殿下却不懂得怜香惜玉,刚刚那一巴掌,可是好疼呢……”

“淑妃娘娘,梁烜还是那句话,我的事,不劳娘娘费心。”梁烜丝毫不为所动,淡淡地应道。

“你——”季芙气得将那指甲套掰了下来,狠狠地扔掷在地上,冷眼看向梁烜。“梁烜,话不要说得太绝,鹿死谁手,还未见分晓。”